无限娱乐客户端下载-S佳通第三次股改“胎死腹中” 中小股东质疑筹划股改为缓兵之计

无限娱乐客户端下载-S佳通第三次股改“胎死腹中” 中小股东质疑筹划股改为缓兵之计

  记者 彭斐

  在150名小股东“逼宫”未果后,“股改钉子户”S佳通(600182,SH)的第三次筹划,最终还是“胎死腹中”。

  今日(7月8日)晚间,S佳通发布公告披露,公司在6月15日停牌后,与相关各方进行了交流,目前仍无法形成相对成熟的股改方案,继续推进股改的困难较大,公司决定终止本次股改筹划。

  6月以来,先是150名小股东与在股东大会“逼宫”罢免管理层,紧接着控股股东佳通轮胎(中国)投资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佳通中国)发函拟筹划与公司股权分置改革,多方的博弈,一度让外界看到了S佳通完成股改的希望。

  S佳通多位中小股东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作为A股仅存的“股改钉子户”,S佳通并不是不想主动“摘帽”,但股改利益切割上的分歧,让控股股东和中小股东很难达成一致。

  钉子户第三次股改宣告流产

  作为A股市场唯一一家尚未完成股改的上市公司,S佳通的股东们意欲分羹的想法,可能还要继续等待。

  6月12日,“股改钉子户”S佳通接到控股股东正式发函通知,佳通中国筹划与公司股权分置改革有关重大事项。公司股票已于6月12日紧急停牌一天,且自6月15日起停牌,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一个月,将于7月15日复牌。

  7月8日晚间,S佳通发布关于终止筹划股改暨公司股票复牌的公告称:公司在停牌后,与相关各方进行了交流,目前仍无法形成相对成熟的股改方案,继续推进股改的困难较大,现公司决定终止本次股改筹划。公司股票自7月9日起恢复交易。

  也就是说,S佳通的此次股改,甚至没有熬过原计划的一个月停牌时间,并且提前一周复牌。结合此前经历,此次也是S佳通的控股股东第三次抛出股改意向。

  在今年4月20日发布的2019年年报中,S佳通表示,上市公司2016年与2017年两次股权分置改革方案均未能通过股东大会审议。截至目前,股权分置改革尚未有实质性进展。

  “(此前)被否是因(控股股东与流通股东)双方在对价的预期上存在差距。”6月16日,S佳通董秘邬晓芳曾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。

  不过,S佳通的中小股东认为,股改失败源于佳通中国“太抠门”。谈及此前两次股改失败,一位进入S佳通流通股股东前十名的人士认为,控股股东拿出福建佳通的部分股权,“是赠与不假,但增发也都给了他们(佳通中国)自己,他们不愿拿过多的对价出来,更重要是不愿意稀释自己的股份”。

  在前两次股改遭到否决后,佳通中国6月12日向S佳通发函,也意味着S佳通将启动第三次股改工作。6月16日下午,邬晓芳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:“能走到停牌这一步,股改这件事前面肯定是有所铺垫,虽还没有具体方案,但工作已在热火朝天进行中。”

  然而,在上市公司分别于6月22日和7月2日两次发布《关于股改进展情况的提示性公告》,并经历6月29日的2019年股东大会投票后,S佳通的一纸复牌公告宣告股改钉子户第三次股改正式流产。

  筹划股改只是“缓兵之计”?

  相比于此前两次股改尚能拿出成行方案,S佳通的第三次股改,从提出到结束只持续了二十多天,多少显得有些匆忙。

  在一位流通股东看来,经历15年等待以及前两次股改的失败后,流通股东们对控股股东指派的管理层或许已经失望。他们希望通过在股东大会的“逼宫”,让控股股东和管理层在股改上“警醒”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逼宫发生在佳通中国发函筹备股改的前一天。6月11日,S佳通收到了包括李陆军、宁波亿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——亿酷1期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等股东,要求增加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临时议案的函。

  合计持有公司约3.13%股份的150名股东,要求增加的6项提案。其中,前四项提议罢免董事长李怀靖、董事黄文龙、独立董事肖红英和监事会主席寿惠多的职务。在另外两项提案中,中小股东要求控股股东限期履行解决同业竞争问题承诺、聘请第三方审计机构对公司2014年至2018年的关联交易进行专项审计。

  从时间上来看,“逼宫”似乎早有预谋。“年报一出来,就开始运作这个事情。”一位参与“逼宫”的股东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以往公司每年股东会是在5月份开,他们(150名股东)准备提前10天提出提案,以此给管理层和控股股东压力。

  “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股改,董事会对这事也没上心,没有好好找人去做这件事情,所以大家才有怨气,要罢免董事长。”上述参与“逼宫”联名的股东表示。

  此外,一位持有S佳通股票的律师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中小股东并不是没有胜算,李怀靖等管理层为控股股东在上市公司的代表,在股东大会的投票阶段,150名股东约3.13%的持股份额,足以给他们带来威慑力以推动股改。

  不过,S佳通6月29日的2019年股东大会上,罢免李怀靖第九届董事会董事及董事长等临时议案未获通过,反对票占比超过74%。但S佳通《公司2020年度日常关联交易计划》也未获通过,反对票占比达到68.1749%。

  相比于“逼宫”管理层,S佳通与控股股东的关联交易,才是控股股东与流通股东博弈的关键。S佳通6月17日公布的股东大会材料中,中小股东递交的提案称,自2004年起至今的年报、半年报及季报,S佳通业务往来中充斥着大量的关联交易,关联交易占比超过业务总量的90%。

  S佳通在6月29日晚上的说明中称,公司与佳通集团相关企业之间不可避免的存在关联交易,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福建佳通与关联人在采购商品、销售商品、提供及接受劳务等日常经营方面发生持续性关联交易。

  从股东大会的投票结果来看,中小股东“逼宫”未果,控股股东指派的管理层得以继续履职,虽然关联交易计划被否,但因为没有独立的研发、销售团队,S佳通与控股股东的交易,却又不可避免。

  在与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交流时,多位S佳通流通股东认为,控股股东和管理层无疑成为中小股东“逼宫”的胜方,抛出筹备股改的意向,更像是佳通中国的缓兵之计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陈志杰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